但事实是观众都只是在看热闹的,根本没人在乎到底谁对谁错,当天看这件事结束後所有人就马上鸟兽散了,仅有方筱雯赶紧过来告诉她怎麽好Si不Si惹了个不该惹的人,本来明郁萱还觉得不以为意,没想到下个月她居然登上了星代月刊的头条版面——

    勇气可嘉nV神级转学生杠上富家校草

    本月十五日下午三点十五分,二年级资优班人称nV神级转学生的明同学,因为目睹本校着名校草继同学拒绝学妹的告白。一气之下跳出来为学妹打抱不平,众目睽睽下大骂继同学没教养……

    早上在学校看到班上那些事不关己的人拿着月刊看得很开心的样子,明郁萱可是一点都笑不出来。

    听说那个没礼貌的家伙叫做继辉誉,是有名的G集团的独生子,虽然个X极差但是盲目的Ai慕者还是非常多。

    是啊,明郁萱已经看明白那些人有多盲目了,她每天只是走在走廊上都觉得被好几道眼神同时注视着,哪天说不定还会被袭击。

    真的是不要再让她遇见他了,感觉就不会有什麽好事。

    另一边坐在黑sE轿车里准备返家的继辉誉同样手里一份这个月的星代月刊,大致读过了内容以後他就将之扔在了一旁,转头看向窗外不断飘逝的街景,脑袋却不断想起明郁萱对他说的话。

    真的是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第一次在学校有人这麽对他,说反感并不会,倒是还有点有趣。

    至少b他现在的一切有趣多了。

    终於回到家以後,开了家门不意外是家仆们恭恭敬敬对他行礼打招呼的场面。

    「辉誉哥哥你终於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啊!」一个年纪才国三的nV孩冲了出来,一把就抱住了继辉誉,在他怀里窝了一会儿後又抬起头对着他笑。

    但事实是观众都只是在看热闹的,根本没人在乎到底谁对谁错,当天看这件事结束後所有人就马上鸟兽散了,仅有方筱雯赶紧过来告诉她怎麽好Si不Si惹了个不该惹的人,本来明郁萱还觉得不以为意,没想到下个月她居然登上了星代月刊的头条版面——

    勇气可嘉nV神级转学生杠上富家校草

    本月十五日下午三点十五分,二年级资优班人称nV神级转学生的明同学,因为目睹本校着名校草继同学拒绝学妹的告白。一气之下跳出来为学妹打抱不平,众目睽睽下大骂继同学没教养……

    早上在学校看到班上那些事不关己的人拿着月刊看得很开心的样子,明郁萱可是一点都笑不出来。

    听说那个没礼貌的家伙叫做继辉誉,是有名的G集团的独生子,虽然个X极差但是盲目的Ai慕者还是非常多。

    是啊,明郁萱已经看明白那些人有多盲目了,她每天只是走在走廊上都觉得被好几道眼神同时注视着,哪天说不定还会被袭击。

    真的是不要再让她遇见他了,感觉就不会有什麽好事。

    另一边坐在黑sE轿车里准备返家的继辉誉同样手里一份这个月的星代月刊,大致读过了内容以後他就将之扔在了一旁,转头看向窗外不断飘逝的街景,脑袋却不断想起明郁萱对他说的话。

    真的是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第一次在学校有人这麽对他,说反感并不会,倒是还有点有趣。

    至少b他现在的一切有趣多了。

    终於回到家以後,开了家门不意外是家仆们恭恭敬敬对他行礼打招呼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