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荒谬至极的侍从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明郁萱每一天都在痛恨自己怎麽就没忍下那一口气,不是早就知道在这个学校就该低调行事吗?想归想,她还是一样每天边做事边骂继辉誉怎麽可以这麽无耻,反正都发展到这步了她再讲什麽也不会更糟了吧,没在帮忙装水的时候往他水壶里吐口水她都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善良了。

    只不过最大的缺点是有时候顾着替继辉誉跑腿她都没了自已的时间,连筱雯有时候想找她去个福利社什麽的也马上就被他下的一个指令给阻止。明郁萱不是没想过找他谈谈「工作时间」,不过怎麽想那个家伙都不会答应吧,还是能跟他少讲话就别讲了吧。

    有时候被老师吩咐其他事情她还要速速完成再立刻赶过去继辉誉那,她简直恨不得自己有两个身T。

    「我、我来了。」她才刚全力冲刺到C场边,一边喘着气一边将水递给继辉誉。

    「怎麽动作这麽慢啊,都已经下课多久了。」他语气带点嫌弃,一把接过水瓶拧开瓶盖就仰头喝下一大口水。

    「刚刚我才帮国文老师搬作业,这个速度过来已经很快了好吗,你这娇生惯养的大少爷真的连点感恩都不懂。话说我这奴隶生活是要过到什麽时候啊?」她虽然讲着听起来没什麽情绪,但看着继辉誉的眼神还是狠狠瞪着他的。

    他斜眼看了一眼她,又再次仰头喝水後才再开口:「什麽奴隶,这叫侍从,注意一点你的用词,而且当然是要做到我原谅你无礼的行为才行啊。好了别吵,我继续打球了。」说完他就把水瓶扔回去给她,转身又回球场上。

    接过水瓶之後明郁萱差点就把水瓶给捏烂了——到底谁才是那个最无礼的啊!

    不过她最近这样高频率跟他接触後感觉自己也在修身养X,深呼x1两口很快就能平静下来,大概以後她都能成圣人对他的一切行为无所谓了吧。

    「郁萱!」突然听到上方有人唤了她一声,抬起头发现是筱雯站在三楼楼梯间的窗户往下望。

    明郁萱才想举起手回应,却在一瞬间之中见筱雯脸sE变得有点惊恐好像还喊了句小心,接着她的後脑勺就被什麽给重重的撞击了,一刹那感觉天昏地暗,痛得她抱着头蹲在地上缓了缓。

    「欸你这个笨蛋怎麽就站在那里给球砸啊,还要我走过来看你有没有被砸得更笨吗?」她已经痛到都感觉头要炸了,眼角都被b出了泪水,这时候那个讨人厌家伙的声音又从身後传来,还一副事不关他的语气听了就很火大。

    终於稍微没那麽晕以後,明郁萱唰的就站起身,捡起了落在一边的球,「你不情愿走过来就不要过来啊,倒不如直接叫我把球帮你们扔回去就好了。」她一个使劲就把球往球场方向再丢回去,「你不用费心想关心我什麽,反正我痛Si也不关你的事。」说完她就带着他的水瓶转身大步离去。

    於是荒谬至极的侍从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明郁萱每一天都在痛恨自己怎麽就没忍下那一口气,不是早就知道在这个学校就该低调行事吗?想归想,她还是一样每天边做事边骂继辉誉怎麽可以这麽无耻,反正都发展到这步了她再讲什麽也不会更糟了吧,没在帮忙装水的时候往他水壶里吐口水她都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善良了。

    只不过最大的缺点是有时候顾着替继辉誉跑腿她都没了自已的时间,连筱雯有时候想找她去个福利社什麽的也马上就被他下的一个指令给阻止。明郁萱不是没想过找他谈谈「工作时间」,不过怎麽想那个家伙都不会答应吧,还是能跟他少讲话就别讲了吧。

    有时候被老师吩咐其他事情她还要速速完成再立刻赶过去继辉誉那,她简直恨不得自己有两个身T。

    「我、我来了。」她才刚全力冲刺到C场边,一边喘着气一边将水递给继辉誉。

    「怎麽动作这麽慢啊,都已经下课多久了。」他语气带点嫌弃,一把接过水瓶拧开瓶盖就仰头喝下一大口水。

    「刚刚我才帮国文老师搬作业,这个速度过来已经很快了好吗,你这娇生惯养的大少爷真的连点感恩都不懂。话说我这奴隶生活是要过到什麽时候啊?」她虽然讲着听起来没什麽情绪,但看着继辉誉的眼神还是狠狠瞪着他的。

    他斜眼看了一眼她,又再次仰头喝水後才再开口:「什麽奴隶,这叫侍从,注意一点你的用词,而且当然是要做到我原谅你无礼的行为才行啊。好了别吵,我继续打球了。」说完他就把水瓶扔回去给她,转身又回球场上。

    接过水瓶之後明郁萱差点就把水瓶给捏烂了——到底谁才是那个最无礼的啊!

    不过她最近这样高频率跟他接触後感觉自己也在修身养X,深呼x1两口很快就能平静下来,大概以後她都能成圣人对他的一切行为无所谓了吧。

    「郁萱!」突然听到上方有人唤了她一声,抬起头发现是筱雯站在三楼楼梯间的窗户往下望。